社群生意
6th February 2018

回顧過往的服務經歷,我們在餐飲、零售、時尚、房產、教育、農業等領域都有涉足。而在今年,巧合地同時從五星級酒店、全國連鎖酒店、民宿等酒店業的多個領域接到服務委託,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。


同一個行業、不同市場、不同人群,更大的挑戰是各自都在尋找全新方向,希望從原有的競爭市場中突圍出來。在這些巧合的背後,也是另一個自身事業上的偶遇,我們下一個要實踐的自創項目「社群式酒店」。


CONNECTING INDIVIDUALS AND GROUPS

為「志同道合」的人創造「一脈相承」的生活體驗;

以社群內容為靈感創新商業價值鏈條,從中獲得未來更有潛力的市場。



3.jpg

LonFood農場野餐現場


關於社群式生意,我們不一定能夠給到一個準確的定義,只能在我們的生活經驗中去想象未來這門生意可能的樣子,這個描述也僅限於當下。

 

例如聯合辦公,就是很好理解逐步走向成熟的社群生意。但從聯合辦公內在的商業目的和體驗呈現方式上理解,好像「工作社群」比「聯合辦公」這個行業名詞更貼近。從「工作社群」的角度去理解,未來聯合辦公也會有更多人才理念、體驗內容、商業價值的組合方式。


記得三年前接觸的「一起開工」就是以「創變者」的使命做了個很有意義的人才合作和工作方式的嘗試。雖然Wework起到了很好的榜樣作用,就像當年的Google的辦公室文化,要移植到中國,如果單從工作體驗而不是社群價值的角度出發,體驗會變得彆扭,經營局面也撐得尷尬。


再說回我們正在進行的酒店行業,社群生意可能會成為激活這個傳統行業的更有效的做法。從線上的Airbnb到線下民宿、再到美國精品酒店品牌Ace Hotel,以及北京的CHAO,都以某種「社群」在試探。就線下場景而言,這還不是我們理解的「社群」,吸引了志同道合的群體,一脈相承的生活內容和場景相對單調且連接性不強,也缺乏了商業模式的想象力。

 

這次團隊在香港的考察項目,也專程安排入住在剛剛翻新的芬名酒店。有人把他看作是香港版的Ace Hotel,儘管這家酒店並沒有注入太多的社群屬性,但依然帶來很多驚喜。翻新的芬名,除了老板的品位大有提升,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一个非常善于讲故事的能手,也或者叫“品牌导演”。从渡海小轮的灵感出发,在概念、设计、氛围、服务等方方面面,巧妙的展现了独树一帜的本土风情。每一个转角,每一点细节,每一次惊叹,都像在亲历着一个由导演精心编导之下的故事,一场回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海上文化之旅。


我們在故事里穿梭、拍照、睡覺、喝酒、和陌生人一起過生日……也借題、借景開了場關於「社群生意」的VTALK。話題從芬名出發到背後的香港社會及品牌特性,再圍繞品牌「導演思維」、設計的「裁縫精神」、場景的「生活感」……最後回到「創意社群」和「社群生意」。

 

我們不能從中尋找答案,卻能在VTALK觸碰到很多新的想法、可以打破的內容邊界……以及從生意的角度,讓我們將要做的社群酒店計劃逐步成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