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BN十年,從走失開始(上)
9th July 2018

2018年6月23日早上10點,我約了Venco,撰寫一篇關於VBN十週年的專題。訪談過程中,我注意到Venco對於文字的使用相對謹慎,這樣的穩重與堅持,還是少見。這篇文章,與其說是VBN十週年的公關文,更像是兩個朋友的聊天紀錄,或許這也是Venco對於VBN一直以來貫徹的溫柔。


2.jpg


W:今天是VBN十週年誒 。你有什麼想法?


V:其實到昨晚以前,我自己並沒有好好思考過這件事。這十年,在許多項目中獲得很不錯的成績,每年都有進步。但回頭來看,這十年的軌跡似乎有些重複;走了很多陌生的地方,挑戰了很多未知的領域,屢屢有回到原點的感覺。但是在走失中,也一定有所收穫。


W:嗯,沒有什麼路是白走的。的確VBN在這十年來,接觸了多種業態,從最早的零售、農業、教育、到幾年前的餐飲運營都有。一路走來,分成怎樣不同的成長階段呢?


V:其實可以用自創品牌“農畉”為坐標,正好將公司分成三個階段。農畉品牌創立前(2008-2012年),農畉初創期(2013-2016年),以及農畉相對穩定期(2016-2018年)。


第一階段(2008-2012年)的早期VBN和大多數的設計公司一樣,想做新鮮獨特的事,辦很多活動,參加很多比賽。過程中也拿過一些全球性的獎項,但最後的回饋是什麼?讓我認識更多的人?嘗試了更多的行業?對客戶業務有更多幫助?結果發現並沒有,最終還是要更聚焦的把事做好。


第二階段(2013-2016年),我們創立了“農畉”這個餐飲品牌,用實際的運營經驗來深化我們對於品牌與設計的瞭解。當時突然進入陌生的餐飲領域,像小學生一樣什麼都不懂。在前三年經歷了非常多痛苦,資金上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壓力,也少了時間去兼顧設計公司的業務,併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。但是回想起來,這三年也是我對設計、品牌、自身的綜合能力認知最深刻的三年。如果讓我重新選擇,我也還是會做這件事。


第三個階段(2016- 2018),別人漸漸看到了VBN的成績,引來很多好客戶,農畉也實現盈利。儘管還要解決歷史遺留的問題,業務上還是上了一個非常大的台階,甚至超出我的想像跟期待。很多公司與創意人士,都以熱情跟友好的姿態和VBN洽談合作。


例如去年一個我們設計的品牌,找到陳冠希做主理人與創意總監;雖然對潮牌領域比較陌生,但我們還是得到了客戶的信任,這個經歷非常棒。另外,傳統的房地產企業七天酒店集團,也成為我們客戶,在過程當中也對酒店有了更深的認知。其他,還有今年的MINDPARK創意大會,為全球專業的創意人策劃場地,在巨大責任跟壓力下,好在呈現的結果大家都還比較滿意。 除了這些,還有非常多不一樣的機會都讓我們感到興奮。


1.jpg


W:在這10年的探索期,有沒有達到什麼里程碑?


V: 我覺得真正的里程碑,就是靜下心來找到可以好好去發展的事情,社群式酒店。過去我們不太願意在某個行業過度聚焦的原因,是因為是擔心我們的創新受限。就像一個人的成長過程,可能會交很多的女朋友男朋友。但是到了某個時候,你會就知道你需要什麼,你的未來需要跟誰一起走下去。在對的時候,那你會找一個人結婚。現在到了十週年就有點這種感覺。


W:非常生動的比喻。


V:會靜下心來想,過去的經驗、優勢、未來市場的潛力、你可以操控的所有東西在哪裡?一年前開始,業務上接觸到酒店,我開始覺得十年來看似走失般的摸索,在社群式酒店這樣發展廣度大的平台,找到了還算適合的土壤,或許能結合VBN過往的綜合優勢,開始慢慢籌劃起來。

 

W:你這樣的跨度有點大哦,那你覺得VBN在做社群酒店上有什麼優勢呢?


V:我不是傳統設計背景出身,因此思考相對而言沒有固化,習慣用更開放的角度看問題。正因為沒有這麼多的標準,我可以用不同的視野發現不同的機會。比如:設計師思維習慣以美感做判斷,但如果操作一個項目,客人需要的是一個優秀、獨特的品牌,不僅僅是設計,而我們VBN擁有的綜合性理解能力和專業能力,更能將品牌整體的呈現出來。當這個經驗不停的疊加之後,就成了VBN的優勢, 綜合多方面的實操經驗,項目在定位與操作上都能更順手。以前會想這設計好不好看,現在會想這品牌夠不夠酷,這種更終極的目標。同樣思維放在人生規劃上,最後或許你會更知道怎麼去把自己活得更好,過更酷的人生。


W:嗯,在VBN的十年創業裡, 你感覺也有許多關於生活的感悟,畢竟對於一家公司的創辦人而言,工作很多時候就是生活。


V:最大的感悟應該還是比較清晰的認識自己。其實過去我一直覺得我很瞭解我自己,很瞭解這家公司,但站在十週年的位置往回看時,你會發現象人的本性一樣,我們還是傾向於重複過往的缺點。儘管在過程中也是克服了很多才達到某個水準,但是這水準,對於改變這家公司或者你的人生,並沒有起到更大的作用。我覺得好好瞭解自己,就是最好的節省時間。接下來在公司層面上,要找到更合適的人才,才能有更多成長,做出更好的選擇。


W:那站在十週年的節點上看,你怎麼看“10年”這件事情?


V:中國人很喜歡在文字上去尋找它的意義 。1是開始,0是重新選擇。0是什麼都沒有,假設過去的經歷變成1,就會是一樣的開始。同時對我而言,這十年像在經歷九年義務教育,這一刻有剛畢業的感覺。完整的數字有點像生命的某種儀式,10年20年30年……在這些數字面前我們習慣性放棄一些東西,再去選擇一些東西。



 採訪/Allie W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