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BN十年,從走失開始(下)
3rd August 2018

W:我們提到了VBN有十年剛畢業的感覺。那對於下一階段選擇的方向你是怎樣想的?


V:我們這一代人很幸運。如果年輕十歲,面對今天的環境,我的經歷和理解能力很難真正把握好一個機會。如果老十歲,對新事物觸覺和創新力可能不會像今 天那樣活躍。這個年紀應該也是對“生活方式”最敏感的階段吧,所以從去年開始我對社群式酒店很感興趣。


我並不想做傳統酒店,我會把它理解成一個生活方式的社群平台。過去十年自身的積累,以及產業能預見的潛力,讓我產生了更多的信心與熱情來把時間全部投入到這個領域裡。


W:那你是如何去定義所謂的社群酒店呢?


V:想做社群跟我的性格有一定的關係。我是一個不太主動社交的人,也不太習慣主動尋找群體,但同時我又很依賴身邊能信任、能一起聊天一起工作的朋友。後來發現,像我這樣的人其實很多,或者說中國人多數比較被動但又渴望社交,只是不知道用什麼的方式去尋找到自己喜歡的人。


對我而言,一群興趣、價值觀或者品味等相近的人就是社群。創業團隊是社群的內核,合作資源是社群的第二層,用戶是社群的第三層,結合起來打造一個能自然增長的有機體。那這一群人交換著什麼?我想應該交換的是靈感和創意吧。我把做酒店的想法告訴大家,吸引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創意人一起來完成一些事情,這群人應該就是社群的第一層吧。


對於用戶,現在品牌各種性格都有,我們不用太貪心做所有人的生意,我相信在中國把任何一類市場做得極致都會是一個非常大的事業。所以回過頭來,我們可以聚焦去打造一個大家更喜愛的空間,從社群延展出來的價值會比想像中大。當你擁有了一群用戶的時候,你可以幫他們開一個酒店、做一個辦公室,他們的生活更需要的是什麼?想要什麼樣的下午茶,跟誰一起喝?喜歡穿什麼?喜歡的旅行方式是怎樣的?這些人值得我們花更多的時間更深入去瞭解,用更有誠意的內容去感動他們,幫他們解決不同問題,這也是一個市場。


另外,我對國外的社群沒有太多接觸,但感覺他們更注重分享和共享。在中國,似乎偏向於由剛需連接並延伸出來的社群。比如:村裡有一口井,因為要去打水,大家聚集在這個地方,自然就會延伸出各種社交活動;小賣部也總是聚集了社區裡各種各樣的人,聰明的小販會藉機銷售更多東西,包括生活方式(例如打麻將哈)。我覺得這種社群好像更順理成章一些,更符合中國現在的狀態,所以我指的剛需並不是吃飽飯。

 

W:可以針對你說的剛需多做解釋嗎?


V:換一個角度理解,比如說我們看到的聯合辦公,辦一場分享會、舞會,其實這個東西未必是大家真正的需要,可能反過來是聯合辦公自身的需要,要用戶去配合他。這時候我會覺得這個社群不穩固,大家是不喜歡的。


W:沒錯。到底活動是為了誰辦?大家需要什麼活動?比較有針對性的社群能更好地符合客群的需求。


V:對我而言,我會比較認真的去考慮身邊的這一群人,也更較珍惜他們,非常希望讓他們以舒服的方式來參與這個社群,這個算是我的一個標準吧。

當然我也覺得這群人本身是非常棒的,但大家在各自領域都會遇到了一些困難,按事業的影響力或者其他的成果來說,不一定能達到預期。但我想做這件事情跟社會責認和社會價值沒有關係,比如說我看到一個做咖啡做得很好的人,我就覺得應該讓他更多人知道,發揮更大的能量,這樣他們的生活能過得更有質量。同時我的事業也因為他們的內容變得更精采,以這樣的出發點,大家都會雙贏。

 

W:這樣社群的概念如何與酒店做聯結呢?


V:所有的想法都要找一個可以落地的東西。我們今天選擇酒店,保持酒店基本功能的高質量之外,我們會思考怎樣去滿足社群裡的其他需求,不停延展擴散,成為一種生活方式。今天我們拿海岸線的酒店做載體。為什麼是海岸線?之前和很多的朋友聊過旅遊,答案挺意外的。80%多以上的人,會選擇以海邊作為目的地,這給了我靈感和信心。與其在不同的地方做很多東西,不如聚焦在海岸線嘗試更多新的可能。



3.jpg

 小徑灣上的酒店項目


同時雖然很多人都喜歡去海邊,但大家對城市還是有一定依賴,包括它的便利性,安全性,豐富性等等,所以我們進一步把範圍收窄到海岸線城市。


旅遊對我以及許多創意人士而言,更多的是在尋找一些靈感,而不是我累了,想借旅遊來放鬆。所以創意和靈感會是這個社群酒店最重要的吸引力。這也許跟我個人背景有關係,能更好地瞭解創意人群體,同時也希望他們會是我們的第一批用戶。


W:在海岸線城市打造一個能夠產生靈感的社群,這些詞聽起來挺不錯的呢。那我們怎麼開始落地呢?


V:當然畢竟我個人的能力有限,希望找到更多有興趣做這件事情的人,同時也有很多朋友給予我幫助。為了開始聚集這些人,我做了第一件事情,就是記錄他們的靈感和想法,我把它理解成一個“靈感倉庫”。


這段時間,我邀請了身邊認識的朋友,他們都是來自於不同領域非常優秀的人,比如說創意人、藝術家、旅行者、攝影師,媒體人等等,他們分別從生活方式、服務、設計、甚至是一個小物件……都提供了非常棒的靈感和想法,我覺得“靈感倉庫”會是個很好的開始。


第二部分,我們在小徑灣成立了一個實驗室。我們希望在那裡進行更多的嘗試,去想像未來的海岸線生活的樣子。它實際上也是一個居住空間,會邀請我的朋友來住、來創作、來生活,所以這個房間並不對外開放。一方面我們希望能從中發現更多不一樣的需求,並不斷去完善它;另一方面,也希望它是多樣的,可以在這個空間變換不同的內容,例如策劃展覽,交流分享……。


比如實驗室開放的第一天,我們就辦了一個《LOST》的小型展。《LOST》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本雜誌,也非常幸運的邀請到創辦人Nelson跟我們一起策劃一本海岸線上的雜誌,這本雜誌也將會是社群酒店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 


4.jpg

海邊實驗室裡的《LOST》展覽

 

 

之後的工作還包括打造一個1200平米的綜合社群;邀請10個創意主理人打造20個理想居住樣本等等。

 

W:這樣聽起來很有吸引力,除了這些之外,作為一個理想的酒店空間還需要些什麼嗎?


V:當然最重要的是酒店的本質吧。我希望在專業度和舒適度都能優於多數的五星級標準,在過去體驗了個性化酒店和設計酒店,在這個方面都留下很多不好的印象。把這些基本的做好,其他的個性和創意才有意義。

 

W:瞭解。回到十週年的主題,假設你現在要想下一個十年,下一次VBN出現一個0字的時候,你希望自己在什麼地方?


V:我不能準確想像下一個十年會是怎麼樣子。但我覺得未來會有更多市場空間提供給創意人發揮,會有更多有誠意的人和項目出現,而不是像今天這樣,多數項目都是為了去拿融資。十年後,相信“創意先行”會成為多數品牌的意識,也會是改變生活最重要的動力吧。感覺今天能在這個領域用心堅持的人,日子應該會過得很好。

那時候我也快50歲,應該有更多時間好好去旅遊,住在自己不同地方的酒店,有更多的時間跟家人在一起。



 採訪/Allie Wu